ZWH48-殷拾

花埋骨/素倾城/殷拾

新的开始

ZWH48:

大家好,这里是ZWH48的LOFTER官方主页,欢迎关注哦~😄

母亲节

母后:
今天是母亲节,祝您节日快乐。
BRO做得很好,他会是一个出色的王。
孤独也许是王必备的情绪吧,但我十分遗憾不能和他走的更久。
不过我们都未曾退缩,这让我感到满足。
BRO会做的很好的。
明天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会振作起来的。
而我,待会见到您的时候我要给您一个拥抱,告诉您我很想您。
您的,LOKI。

亲爱的母后:
祝您母亲节快乐。
我很遗憾今年只有我能够为您一封祝信了,不过没关系,LOKI在那里陪伴着您对吗?他见到您的时候一定给了您一个拥抱。
我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仇恨与绝望。
中庭的阳光如此冰冷,母亲,能抱抱我吗?
您的,THOR

亲爱的梅姨:
母亲节快乐!
我今天要去参加学校的活动,所以要过一会才能回来啦。
我一定会陪你过母亲节的!
毕竟你是陪伴了我那么久的人,在我的生命里,你是和母亲一样重要的人。
礼物我藏起来啦,是你很喜欢的那款项链,我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到。
你要等我回去亲手送给你。
我很快就回来啦!
你的,PETER

亲爱的母亲:
FRIDAY告诉我今天是母亲节。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提这一天,可能是在数据库里看到了什么宣传海报。
我最近过得还不错,虽然身边依旧只有罗德和小辣椒,有的时候会做噩梦,但比前几年好多了,也许我并不适合认识太多朋友。
我们即将面对一个很强大的敌人,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打败他,我可是IRONMAN。
这世界没有什么可以打败我的。
您一直在天上看着我,对吗,妈妈?
也祝父亲好。
您的,TONY

亲爱的妈妈:
母亲节快乐!
我现在和BUCKY一起在非洲的某个神秘王国里隐居。
虽然不能出去,但是我们总算可以彼此依偎了。
@七十年前我没有抓住他的手,七十年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他了。
我们都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我们只有彼此了,这一次,我会保护好他,就像他曾经保护好我那样。
我长成了我曾经最渴望的样子,拥有了力量,也可以保护世界。
我想您一定会为我骄傲的,母亲。
你的,STEVE

亲爱的妈妈:
母亲节快乐!
我差点忘记了今天是母亲节。
随意的冰冻和粗暴的洗脑似乎对我的大脑造成了一些损坏,前一段时间我又选择了冰冻自己,也许我还不太会使用我的意识来接触世界。我总会忘记一些事。在梦里也会重复的想起那些沾着血的脸。
但我的生活已经有了新的开始。
我会带着愧疚好好活下去的。
我现在在非洲深处的一个神秘王国里,和STEVE一起隐居。虽然我被冰冻起来,只能依靠意识与外界短暂的交流,但他总是来看我。我不能说话,他就说很多很多话,絮絮叨叨的。
但是不烦。【划掉】
我们过得很好。真希望日子可以一直这么平静。
妈妈,我爱您。
你的,BUCKY。

文/殷拾

@西装甜甜圈  @王曉二  @欧辰喵啊喵啊喵喵喵  @Aix是个永远不能用的名字  @Ann  @萧斩安  @Kalter Tau  @北极以北的孤单
后排皆天使

冬尽

#叉骨老父亲
#ooc十分明显了
#说是未完稿是因为我想再写几段,把复联三衔接上,但是还在犹豫,等我看完电影再说吧

  身为一个雇佣兵,朗姆洛自认他对死亡看的还算透彻。
  可是飞船爆炸的那一刻,他还是下意识的害怕了。不不,不能说害怕。他只是,突然想到了Winter.
  Winter  Soldier,九头蛇最优秀的武器,七十年前的雷霆特工队成员,美国队长曾经的好友,现在的爱人。
  他也是,朗姆洛的崽子。
  九头蛇的那套洗脑技术虽然有效但是后遗症同样十分严重——比如鬼魅般的Winter Soldier被洗成了傻子。
  具体表现在Winter Soldier除了完成任务,什么也不会。
  穿衣服都不会系扣子那种。
  所以朗姆洛这个资产管理员,还得干了保姆的活。
  “操他的冬日战士。”朗姆洛一边揉着被Winter Soldier捏红的手腕一边抱怨“后勤部那群人什么时候能给他剃个光头?我每天像个老妈子给他扎头发还要赔上一只手,操。”
  “因为队长是我们的big daddy啊”新进来的小姑娘手拖着腮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笑嘻嘻的说“你才舍不得呢。”
  那是个有一张东方脸的女孩,热情奔放,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大家都很喜欢她,朗姆洛也一样。
  他看着那个姑娘,有的时候也会想,如果他没有成为雇佣兵,而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他的女儿是不是也有这么大了?也就不用管那个脑子都不清楚的傻子了。
  想归想,路还得往前走,Winter Soldier还是得照顾好的。
  不说如果他没有照顾好Winter Soldier,皮尔斯一定会活撕了他,就说他自己……有多少次他被Winter Soldier气的快要暴走,对着偷拍的照片一通大骂,回过头去对着那个傻子又不自觉的凑了过去。
  被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盯住的时候,朗姆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朗姆洛有些自暴自弃的想。
  以后你上战场我递枪,你干完活我打扫,你不会穿衣服我给你穿,你要丸子头我给你扎,我们俩就这么凑合着过吧。
  他看着冬兵绿色的眼眸,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但是某一天,出完任务回来的冬兵,竟然开始思考了。
  “我认识那个人”他用手捂住头,一脸痛苦“我认识那个金色头发的人。”
  废话你当然认识他,你俩可是好基友……朗姆洛把吐槽咽进肚子里,难得的阴沉着脸看冬兵。
  “Winter Soldier”他用力扳住迷茫的男人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
  “你听好”他放在他的肩膀与金属臂链接处的那只手上青筋一根一根绽起“不许再提那个男人,不许!你会被送去洗脑的你知不知道!”他低吼着,愤怒的像只被窥伺幼崽的猎豹。
  虽然这只幼崽年龄比他还大,但是那又如何呢?他给这个男人洗脸扎头穿衣服,带着他一点一点熟悉崭新的世界,这个男人,就是他的崽子。
  谁想跟他抢崽子,他就拿机关枪突突死谁。
  可惜Winter Soldier还是和美国队长跑了。
  飞船爆炸前夜,已经成为九头蛇情报部门主要负责人的小姑娘又找到了他。
  “你快走吧”她递过来的牛皮纸包里有一张银行卡和一套假的身份资料。“我有预感……我们会失败的,队长,你赶紧走吧。”小姑娘叹息的样子就像是电视上那些故作高深的女巫,悲切又凉薄。
  只有那滴落在他手心里的泪,是滚烫的。
  他捏着那包东西,回到了“住所”。
  Winter Soldier坐在桌子边上,腰背挺得笔直,注视着桌面上贴着的星条旗。
  “DADDY回来啦”他故作轻松的把东西丢在沙发上,拖着凳子坐在了男人对面。
  Winter Soldier抬起头,死死的盯着他。
  “他母亲叫萨拉”
  “他会把报纸塞在鞋子里”
  “他想参军”
  “他是个美术生”
  “我说过我要保护他”
  “他……”
  “他叫STEVE,去找他吧,小崽子。”朗姆洛靠着椅背,声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你忘不了他,哈。”
  “你记住你叫James Buchan Barnes,我只说一次,记不住拉倒。”
  “你是个军人”
  “你和你家steve出生入死”
  “他也一直没有忘记你”
  “你去找他吧,他会保护好你的”
  “他要是对你不好你来找我,我拿AK47把他往死里打。”
  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走吧。”
  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他又忍不住掀开窗帘,看着那个背影在视线里慢慢消失。
  “死崽子”他嘟囔着,心底却生出了一点诡异的欣慰“老子再也不要看到你了。”他找出作战服穿好,把匕首擦的雪白,往枪里装上子弹。准备去奔赴未知的命运。
  也许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爆炸的时候,他还有心思想起Winter Soldier,他想起了他第一次给他扎头发。
  男人抓着凌乱的头发僵硬的坐在沙发上,绿色的眼睛里透着一股茫然,他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我来吧。”
  现在想想,他当初就应该给小崽子剃个光头
  
  文/殷拾

宸xing:

是我本人没错了🌚🌚🌚🌚ㄟ( ▔, ▔ )ㄏ

占tag致歉群宣

啦啦啦

天雷勾弟火:

未成年不要加


群内锤基,盾冬,ec,虫绿,虫铁虫,等等


欢迎加入秋名山沙雕魔教,群聊号码:659453950


空皮还有不少,不是正经语c,不怕崩皮

帮祈福

三筱:

【许愿】这儿一只佛系joker……想要Harry啊daddy有点空虚寂寞冷…【不是】

欧辰喵啊喵啊喵喵喵:

群宣:
这里是漫威语C群!MARVEL STUDIOS!

新群现在急缺:队长,老狼,贱贱,Sam,老万,托比虫,寡姐,Banner,幻视,奇异博士,以及整个银河舞团,还有X族人。
快来一起玩耍啊~~

敲门砖:467563488
以下是一点小小的注意事项:
1、入群无审核
2、不可重皮,暂不开放漫画宇宙,其他请随意。
3、不可长时潜水,如艾特十次只到一两次的情况。
4、暂不区分前后台,欢迎随时开戏,但请控制水的程度。
5、关于皮气无严格要求,大家按自己的理解慢慢磨皮就行,尽量避免过于崩皮,崩皮严重且玻璃心者慎入
6、欢迎新人入群玩耍,群主自己就是【小声bb】

易家的二十.:

就是垂死挣扎……
一首凉凉送给我们
日常宣群!小阔爱们!
@偏爱野蔷薇。

复联吐槽君

  复联吐槽君,你好,深夜投个稿。

我和P是同学,他在学校里属于被人欺负那种,我们第一次接触就是他被人围住嘲笑的时候我帮他解了围。

那天他说要请我客,不过我拒绝了,毕竟我们不是很熟,我也只是顺手帮忙。

他告诉我他叫P(简称)

从那以后我们就熟了起来,P看上去挺羞涩的实际上是个话唠,有个好朋友N。他还有个偶像,S。
  
  一个很厉害的人,真大佬。
  
  P对他的崇拜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他甚至连出去买瓶水都只买S之前在采访里提到的那款!

还有个经常来接他的人,那个人我见过,是一个全美顶尖的工业集团的安全主管。虽然不熟但是我有影响。

不要怀疑你们po主是个白富美(喂)

总之我和P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好朋友,PO主父母都是做科研的,可能这就是兴趣相投吧。

三个月以后的某一个夜晚,P突然给Po主打了个电话。

“R”P的声音颤抖的很厉害,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响着,混着他急促的喘息声,那个瞬间我甚至以为他在高空中游荡。

“那个……你能装一下我女朋友吗拜托了!”

老实说P说这话真的吓到我了,他完全就是一个乖宝宝。早睡早起,努力学习的标准优等生。

早恋这种事和他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

而且我也想不通他那种和女孩子靠近就会脸红的性格,怎么会玩找个假女友刺激喜欢的姑娘这种恶俗游戏。

所以

“你在玩大冒险?”

“不是不是,你想多了”P急得都快哭出来了“R,拜托,帮帮我,求你。”

P这个人怎么说呢,因为家庭原因所以挺坚强的,有点孤僻,但是本性纯良,心怀正义,很少把自己的软弱展示出来,有点像独行侠。那是PO主第一次看见他示弱。

心软的PO主在一秒之内答应了。
  
  然后在一天之内后悔了。
  
  事实证明,PO主不是想太多,而是想太少。
  
  PO主怎么也没想到,可以在自己就读高中的后门遇见S!
  
  S这个人有多难见?
  
  上东区的十场宴会有九场都会邀请他,有一场他会出席都是活久见系列。
  
  这并不代表S是个深居简出的人,事实上,S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花花公子的代表性人物。虽然他是个天才、慈善家,但是总有人觉得他做的还不够。荣耀与诅咒,鲜花与荆棘始终与他相伴而行。
  
  他只是不在乎而已。
  
  所以他也只是不想参加宴会而已。
  
  所以PO主看到S的时候心跳都停了一拍,S的焦糖色大眼睛盯住我的时候,我的理智彻底崩环,那一瞬间除了尖叫,PO主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惜PO主还没来得及表达爱意,S就先用敌意的目光让PO主闭了嘴。
  
  对,敌意。
  
  仿佛我抢了他女朋友似的。
  
  接着,S仿佛戏精上身般的在一秒钟之内展示了他的双标到底能有多严重。
  
  我看见S笑的春暖花开,对我……的身后,招了招手。
  
  “P!过来”
  
  P?PO主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正好看见P连蹦带跳的投入S的怀抱。
  
  然后,S就抱着P钻进了车里,只留下被汽车尾气糊了一脸的PO主在原地凌乱。
  
  当晚PO主接到了P的短信。
  
  内容如下:
  亲爱的R,很抱歉拉你假装女朋友,我和S正式在一起了!谢谢你帮忙!S说要请你吃饭。太感谢你了!我爱你!当然我还是最爱S!
  
  感谢我还要请我吃狗粮,我真是谢谢你了。
  
  虽然这件事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太多,但我还是很高兴,P是个好孩子,他应该得到最好的。
  
  当时我十分开心的编辑了一条回复:“不,请让你的S借我刷一下午黑卡,谢谢。”
  
  这条短信没来得及发出去,那只紫薯精就来了。
  
  他庞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笼罩了整个纽约。
  
  那是一场苦战。
  
  在哪场战争之前,幸运的避开了很多次纽约出事的PO主对战争和英雄并没有确切的概念。
  
  这些词离我都太遥远了,我没办法用那些深沉或华丽的字句去叹息或者赞颂什么。
  
  直到敲下这行字,PO主才明白,所谓英雄,就是一群勇敢无畏的人,他们最大的力量不来自于任何能力或者武器,而是他们强大的灵魂和对世界深深地爱。
  
  鲜血染红纽约上空的云层的时候,战争结束了。
  
  人们从残破的家园里走出来,走上纽约的街头。他们欢呼,感激上帝;他们流泪,缅怀英雄。人们又哭又笑,眼泪打湿了大理石碑前的雏菊和百合。
  
  我是那个时候才联系上P的,S死在了那场战役里,而P生死不知,我很害怕,在见到他,是在太平间。
  
  再见到P的时候,他正坐在石碑前,华丽的战衣配上那张苍白的小脸,就像王朝最后的王子,孤独的坐在王座上。举着剑,与空气对峙。
  
  “R”他低下头,将一支雏菊放在碑前。“你来了”
  
  “P……”
  
  “我很好!”他猛的打断了我的话,眼睛里的绝望满的快要溢出来。
  
  
  “P”我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没事”他的声音从我的怀里穿出来,闷闷的。“我只是……我只是……有一点难过……一点点而已。”
  
  “对,一点点而已。”我小心翼翼哄着他。
  
  “我的心空了一块”他伸出手指向心脏的位置“这里空了很大一块,再也找不回来了。R,再也找不回来了。永远。”
  
  他说这话时,嘴巴机械的张开,笑容僵硬。
  
  我懂。
  
  他是真的爱S,爱到嘴边永远挂着他的名字,走在路上看到一家甜甜圈店就会下意识踮起脚尖看他在不在。
  
  我一直坚信着,他们就是爱情最好的例证。
  
  “我答应了S要好好活着”P坐了起来,腰背挺得笔直“所以我会好好活着,找个好姑娘。”
  
  他拉上面罩,向我挥手“BYE”
  
  “BYE”我微笑着,望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
  
  事实上P也的确过的很好,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MIT,并且拿到了奖学金。认识了几个好朋友,也有女孩子主动靠近他。
  
  他似乎过的很好。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了他的钱夹里,那张S的照片。
 
  留白处写了一行小字——MR21.
  
  那时我才知道,他做不到。
  
  S于他不仅仅是爱人和导师,也是他最大的动力,他那么努力,只为了能离他更近一点。那是他一生只能遇见一次的人,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他年少时已经遇见了最惊艳的人,用光了爱人的力气,还能爱上谁呢?
 
  唯有怀念。
  
  文/殷拾
  
  
  
   @王曉二  @萧斩安_人间惊鸿客  @北极以北的孤单  @Ann  @Kalter Tau

后排皆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