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胡言乱语(才怪)

也许是最后一遍修改吧/绝望
#写谁你们都清楚去吧
#国球的辉煌时代
#双子星
#刘先生

“别傻了”

提着酒的老人冷笑“你救不了你师傅的”

红袍金甲的将军握紧手中的长剑,微微低下头。

“你什么也做不了”老人摇了摇头“不如今夜和你的师兄弟们乖乖待在这里,明天太阳升起时,高官厚禄,金银美女,你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更何况你们活着,来年清明,才会有人记得给你们师傅烧刀纸钱”

烛火摇曳,明灭之中,将军握着长剑的手似乎松了松。

那老人看着将军的动作,得意的笑了笑。

“来”他拍拍手里的那坛酒“年轻人,陪小老儿喝碗酒,咱俩的酒喝完了,天也该亮了。你就能去给你师傅收尸了。然后,你就能抱着美人躺在金山上快活咯,你也别担心有人在你背后乱嚼舌根,他们只会夸你大义灭亲,你什么都不用做,平白就捡了个天大的馅饼,多好。”

将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啊,拎不清”老人白了他一眼,有些嗤之以鼻“你那些什么师徒情义算个什么?连个屁都不是!不能吃不能喝。只有这个”

他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银票“看到没?”他用力的甩了甩手中的银票“这个,才是真的!”

“好,当然好,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名扬天下,娇妻美妾。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将军的声音轻轻的。

“哎——对咯,这才是……”

“可是如果让我用师傅的命去换这些,我做不到。更何况”

将军咬了咬牙

“我的师傅当年从新野来到帝都,连战帝都八大高手,一胜七场,此后二十余年,大小战役无数,我的师叔,与我师傅出生入死,血染沙场,九死一生亦无怨无悔,才有了这锦绣河山!可是如今呢?他们在哪里?他们在监狱里,身带镣铐,受尽折磨!”

他猛的抬起头,双眼里满是愤怒和不甘“我的师傅和师叔是何等的人物?那群狗屁官员算什么?连个屁都不是!他们有什么资格定我师傅师叔的罪?”

“这……这……”

将军低下头,爱怜的抚过手中的长剑“这是师傅送给我的佩剑,他告诉我,这把剑,只许用来杀敌,用来杀塞外那些想看我们衰落的蛮子。你说,我师傅说没说错”

“这……刘将军……他……他没说错”

“哈哈……哈哈哈哈……”将军大笑了几声,猛的拔出剑指着老人“这把剑,在战场上饮过数千人的血,那些人全部是蛮子,而今天,我才发现,他们不是敌人,你们才是!你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死敌?是不是?!”

“是,是……”老人猛的打了个哆嗦,手里的酒碗“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他颤颤巍巍的缩了缩身子,顾不得被打湿的银票,眼前的男人神情狰狞,像是从地域里爬出来的恶鬼,放过之处,必将血流成河。

“顽疾还需猛药医”

将军反手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能够成为医治这个国家的一剂猛药,就算不能,能够为了真正的道义而战,是吾辈的荣幸,更何况”他突然就笑了起来,像个孩子那样纯真“能够与师傅死在一处,是我们的荣幸”

他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眉眼冷峻,大步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老人瘫在靠椅上,听着门外整齐的马蹄声

“傻子”他摇了摇头,将坛里剩下的酒泼到地上“傻啊——”

那一夜,帝都杀声震天,熊熊的火光,映红了帝都半边天空

文/明阳

评论(6)
热度(24)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