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没事干,撸个串【入圈首文】

OOC严重

私设如山

鹿晗X白敬亭

雷者误入,我怕您吓到我

白敬亭V:

想吃羊肉串了【图片】

手机被随意扔到沙发上,白敬亭裹着棕色的羊绒毯,一脸生无可恋的摊在地摊上。

好想吃羊肉串啊……

白敬亭想想自己今天在某个美食博主页面里看到的各种羊肉串的“美照”,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

真的,好想吃啊……

然而现在是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二十四分,X团外卖和饿X么已经不再提供外卖服务。而离自己最近的烧烤店……白敬亭瞄了一眼百度地图,在两公里还是三公里外来着?

但是就这样喝点凉水然后带着对羊肉串的渴望上床睡觉?

想想也是蛮悲惨的。

啊……白敬亭一脸生无可恋的摊在地上,如果此时有……唉?

他猛的坐了起来,狠狠吸了几下鼻子。

空气里不知何时飘来一阵淡淡的香气,说不清道不明,若有若无,却勾的人心生向往,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最重要的是,那香气里,混着一股烤羊肉的香味。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抓起钱包,连外套都顾不上穿,就这样跑了出去。【①】

楼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铁制的架子,四根铁扦两根为一组,被人摆成了“X”型,一整只羊被穿在一根较长的铁扦上,穿过两个“X”的交点处。

一团火焰在羊身下跳着欢快的舞蹈。金黄色的油脂滴下来,发出“滋滋”声。那香气越发的浓郁,白敬亭忍不住走到烤羊边。

“想吃吗?”

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白敬亭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男人正站在他身后,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清冷的月光映着他清秀的脸庞,那一刻,饶是见过不少俊男美女的白敬亭,也不由得看痴了。

他望着那人黑白分明的双眼,不由得想起一句话。

你的眼里,有银河里所有的星辰。

这句话很俗,可除了这句话,白敬亭找不到第二句话来形容这双眼睛。就像他找不到第二句话来形容这个人。

唯有一句。

一见倾城终身误。

“想吃吗?”那个男人走到架子边,从袖口抽出一把匕首,切下一条羊腿,递了过来。“吃吧”

“谢谢”白敬亭不由自主的接过那条羊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下意识的信任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会伤害我,这个念头如此坚定,不可动摇。事实上这烤羊肉也很好吃,一口咬下去,鲜美的肉汁在口腔中炸开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他只是吃了一口,便发出“啧啧”的惊叹声。

“好吃吗?”男人在他身边盘腿坐下。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羊肉了”白敬亭并不掩饰自己对这个男人烤出来的羊肉的喜爱。“您真是一位优秀的厨师。”

“叫我鹿晗吧”他笑笑“我不是什么厨师,也只会烤羊肉。”

“啊?”白敬亭一愣

“我有一个哥哥,三个弟弟。”鹿晗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咪咪的解释道“我们生活在沙漠里,除了牛羊,没有什么别的肉类了。我四弟特别喜欢吃羊肉”

“那您和您四弟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您提到他的时候,很温柔,还有……”白敬亭想起那种填满了灵魂般的满足感“您烤出来的羊肉,有幸福的味道。”

幸福是什么味道?他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份烤羊肉里,那种特殊的香气,就是幸福。

那是小心翼翼的呵护,心心念念的关怀,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毫无保留的爱。

“呵呵”鹿晗轻笑“因为我们是爱人呀。”他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啊?”白敬亭一愣,不知为何,听到鹿晗这么说,他心里竟有些酸酸的——不是那种嫉妒不甘的酸涩。而是那种,苦尽甘来的,悲喜交加的酸涩。

还有些淡淡的满足,似乎这个人轻描淡写的一句“爱人”,是他盼了千万年,已经成为了执念的东西。

为了这一句话,便是让他立刻死去,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那你们……怎么样?”话一出口,白敬亭就有些暗暗心惊,他并不想问这个问题,不知怎的,却脱口而出。

“我们……”鹿晗垂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曾经很好,我曾经发过誓,这一生,都要对他好。”

听到这话,白敬亭心下微微一动,似乎曾经也有个人,在漫漫的黄沙里,与他拥抱。,那人揽着他腰的手温暖有力。他们狂乱的喘息着,扯开对方的衣领,拥吻着彼此深入,达到高潮时,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说……说了什么来着?

“若有日我走出这片大漠,你可愿与我,浪迹天涯。”身边的鹿晗突然开了口,他定定的看着白敬亭“阿亭,你可愿意么?”

“……”白敬亭的瞳孔猛的一缩,他几乎是费劲力气,才咽下去了那一句“我愿意”。他故作轻松的笑笑“您是不是在看玩笑?还是在对着我排练告白?”他仔细端详了一下鹿晗“哦……你是在练习吧?”

他自以为沉着冷静,却不知自己眼里满是慌乱。

鹿晗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不言不语,只是微笑着,看他喋喋不休。

“你可知……”他突然道“我们的结局?”

“啊?”白敬亭一愣

“后来我走出了那片大漠,去了帝都。”他不再看白敬亭“帝都繁华,用华美的丝绸,锋利的宝剑,还有娇艳的美人。后来我做了大将军,圣上赐了尊贵的公主给我为妻。公主的花轿被抬进将军府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愤怒或难过”鹿晗忽然摊开了双手“我挑开了绣着鸳鸯的盖头,握住了她的手,就像曾经握着阿亭的手。”

“二十年以后,公主死了。是我的五弟杀了她”

“什么?”白敬亭一愣

“那一刻我无比愤怒的拔出剑,他没有怕,也没有躲。只是问了我一句话。”

“什么话?”

“公主只是陪了你二十年,你便如此难过。四哥与你从小一处长大,又等了你二十年,鹿晗,他死了,你难过吗?”

“那……”白敬亭犹豫着,要不要把“你难过吗”这个问题问出来。

“事实上我没有觉得难过,也没有觉得懊悔。只是觉得,我应该再给他烤一回羊肉。”

“那你怎么活了这么久?”

“人死不甘,犹有执念,是为鬼。”鹿晗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是鬼。当然可以再这世间游荡千年。”

“那你找到你弟弟了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鹿晗站了起来,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但是我会找到他的,找到他的每一世,除非他做了和尚,沾不得荤腥。”

“噗”白敬亭不觉失笑“那……祝你好运。”

“当然”鹿晗冲他眨眨眼,转身离去。

白敬亭目送着他的背影被月光拉的很长很长,又渐渐的缩小成一个点。莫名的力量驱动着他开了口,喊了一声。

“鹿晗,我没有后悔过。”

鹿晗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朦胧的晨光里的瞬间,白敬亭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什么,烟消云散。

END

文/素倾城

大致就是前世今生,四爷拿着钱包突然就走可以理解为心理感应。或者说前尘未清,所以还有一点感知,还会有一些记忆和情愫。最后终于听到这个人的话,放下了。

@易家的二十.  @马达加斯加的日月
@晓艺。

评论(15)
热度(37)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