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迟暮》

长生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在最初的一百年里,他总是频繁的梦见三七,微笑的、慌乱的、流泪的、发呆的……各种样子的三七在他的梦里冲他招手。

“长生,你好香呀”

“长生,人间是什么样子”

“长生,这八百里曼殊沙华,每一朵,都是我,”

也有的时候,他会梦见那个夜晚,三七的双臂环绕着他的肩膀,双腿紧紧缠绕在他的腰间,被汗水打湿的额发凌乱的粘在脸上,她明明很累了,眸子却亮的惊人,就像黄泉下那条奔流不息的轮回河里,无数亡灵身上永不熄灭的业火般,烟炎张天。

“长生……长生……长生……”那一夜,她躺在他的身下,一遍又一遍的叫他的名字,他们的身体交合在一起,连带着灵魂一起沉沦在欲望里。

不可自拔。

不能自拔。

也有那么一两回,他梦见三七穿着喜服,咬着牙:“如意郎君……需我真心喜欢,唯愿他好;他好时,我便开心,我好他不好时,我不开心;只要他好,我好或不好,我都开心,那方是真的喜欢,那方是真心悦爱一人。”

她笑靥如花,泪流满面。

眼泪落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曼殊沙华。

那是八百里黄泉里开出的第一朵曼殊沙华。

那个时候赵吏经常来找他,带着一小罐孟婆汤,两个人面对面低着头枯坐一整天,偶尔对视一眼都是迅速移开视线。

相顾两无言。

可惜他们两个都不算是正常人类,泪腺并不发达,流不出千行泪。

后来赵吏就不大来了,偶尔来的几次,带来的孟婆汤也越发没有味道。喝下去最多就是恶心一阵子,品一品孟婆兑了多少水,那里喝的出来人生五味?

长生知道,世间早已没有正真的孟婆,孟婆汤不过是走个形式。赵吏其实想是让他踏入轮回,那才是真正的忘却前尘。

可他怎么敢?三七没有回来,他便是出了黄泉,那也是心有魔障,不得入轮回。

“你倒是执着”曼殊沙华开遍黄泉的时候,赵吏来了。

“你又来了”长生看着他

“你竟然也有了白发”赵吏看他额边一缕银丝。

“许是心老了”长生笑着摆了摆手。

在他的手心里,有一片竹简。刻着几行小字。

美人迟暮

英雄白头

相思入骨

爱恨入土

文/殷拾




评论
热度(19)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