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复联吐槽君

  复联吐槽君,你好,深夜投个稿。

我和P是同学,他在学校里属于被人欺负那种,我们第一次接触就是他被人围住嘲笑的时候我帮他解了围。

那天他说要请我客,不过我拒绝了,毕竟我们不是很熟,我也只是顺手帮忙。

他告诉我他叫P(简称)

从那以后我们就熟了起来,P看上去挺羞涩的实际上是个话唠,有个好朋友N。他还有个偶像,S。
  
  一个很厉害的人,真大佬。
  
  P对他的崇拜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他甚至连出去买瓶水都只买S之前在采访里提到的那款!

还有个经常来接他的人,那个人我见过,是一个全美顶尖的工业集团的安全主管。虽然不熟但是我有影响。

不要怀疑你们po主是个白富美(喂)

总之我和P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好朋友,PO主父母都是做科研的,可能这就是兴趣相投吧。

三个月以后的某一个夜晚,P突然给Po主打了个电话。

“R”P的声音颤抖的很厉害,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响着,混着他急促的喘息声,那个瞬间我甚至以为他在高空中游荡。

“那个……你能装一下我女朋友吗拜托了!”

老实说P说这话真的吓到我了,他完全就是一个乖宝宝。早睡早起,努力学习的标准优等生。

早恋这种事和他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

而且我也想不通他那种和女孩子靠近就会脸红的性格,怎么会玩找个假女友刺激喜欢的姑娘这种恶俗游戏。

所以

“你在玩大冒险?”

“不是不是,你想多了”P急得都快哭出来了“R,拜托,帮帮我,求你。”

P这个人怎么说呢,因为家庭原因所以挺坚强的,有点孤僻,但是本性纯良,心怀正义,很少把自己的软弱展示出来,有点像独行侠。那是PO主第一次看见他示弱。

心软的PO主在一秒之内答应了。
  
  然后在一天之内后悔了。
  
  事实证明,PO主不是想太多,而是想太少。
  
  PO主怎么也没想到,可以在自己就读高中的后门遇见S!
  
  S这个人有多难见?
  
  上东区的十场宴会有九场都会邀请他,有一场他会出席都是活久见系列。
  
  这并不代表S是个深居简出的人,事实上,S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花花公子的代表性人物。虽然他是个天才、慈善家,但是总有人觉得他做的还不够。荣耀与诅咒,鲜花与荆棘始终与他相伴而行。
  
  他只是不在乎而已。
  
  所以他也只是不想参加宴会而已。
  
  所以PO主看到S的时候心跳都停了一拍,S的焦糖色大眼睛盯住我的时候,我的理智彻底崩环,那一瞬间除了尖叫,PO主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惜PO主还没来得及表达爱意,S就先用敌意的目光让PO主闭了嘴。
  
  对,敌意。
  
  仿佛我抢了他女朋友似的。
  
  接着,S仿佛戏精上身般的在一秒钟之内展示了他的双标到底能有多严重。
  
  我看见S笑的春暖花开,对我……的身后,招了招手。
  
  “P!过来”
  
  P?PO主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正好看见P连蹦带跳的投入S的怀抱。
  
  然后,S就抱着P钻进了车里,只留下被汽车尾气糊了一脸的PO主在原地凌乱。
  
  当晚PO主接到了P的短信。
  
  内容如下:
  亲爱的R,很抱歉拉你假装女朋友,我和S正式在一起了!谢谢你帮忙!S说要请你吃饭。太感谢你了!我爱你!当然我还是最爱S!
  
  感谢我还要请我吃狗粮,我真是谢谢你了。
  
  虽然这件事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太多,但我还是很高兴,P是个好孩子,他应该得到最好的。
  
  当时我十分开心的编辑了一条回复:“不,请让你的S借我刷一下午黑卡,谢谢。”
  
  这条短信没来得及发出去,那只紫薯精就来了。
  
  他庞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笼罩了整个纽约。
  
  那是一场苦战。
  
  在哪场战争之前,幸运的避开了很多次纽约出事的PO主对战争和英雄并没有确切的概念。
  
  这些词离我都太遥远了,我没办法用那些深沉或华丽的字句去叹息或者赞颂什么。
  
  直到敲下这行字,PO主才明白,所谓英雄,就是一群勇敢无畏的人,他们最大的力量不来自于任何能力或者武器,而是他们强大的灵魂和对世界深深地爱。
  
  鲜血染红纽约上空的云层的时候,战争结束了。
  
  人们从残破的家园里走出来,走上纽约的街头。他们欢呼,感激上帝;他们流泪,缅怀英雄。人们又哭又笑,眼泪打湿了大理石碑前的雏菊和百合。
  
  我是那个时候才联系上P的,S死在了那场战役里,而P生死不知,我很害怕,在见到他,是在太平间。
  
  再见到P的时候,他正坐在石碑前,华丽的战衣配上那张苍白的小脸,就像王朝最后的王子,孤独的坐在王座上。举着剑,与空气对峙。
  
  “R”他低下头,将一支雏菊放在碑前。“你来了”
  
  “P……”
  
  “我很好!”他猛的打断了我的话,眼睛里的绝望满的快要溢出来。
  
  
  “P”我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没事”他的声音从我的怀里穿出来,闷闷的。“我只是……我只是……有一点难过……一点点而已。”
  
  “对,一点点而已。”我小心翼翼哄着他。
  
  “我的心空了一块”他伸出手指向心脏的位置“这里空了很大一块,再也找不回来了。R,再也找不回来了。永远。”
  
  他说这话时,嘴巴机械的张开,笑容僵硬。
  
  我懂。
  
  他是真的爱S,爱到嘴边永远挂着他的名字,走在路上看到一家甜甜圈店就会下意识踮起脚尖看他在不在。
  
  我一直坚信着,他们就是爱情最好的例证。
  
  “我答应了S要好好活着”P坐了起来,腰背挺得笔直“所以我会好好活着,找个好姑娘。”
  
  他拉上面罩,向我挥手“BYE”
  
  “BYE”我微笑着,望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
  
  事实上P也的确过的很好,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MIT,并且拿到了奖学金。认识了几个好朋友,也有女孩子主动靠近他。
  
  他似乎过的很好。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了他的钱夹里,那张S的照片。
 
  留白处写了一行小字——MR21.
  
  那时我才知道,他做不到。
  
  S于他不仅仅是爱人和导师,也是他最大的动力,他那么努力,只为了能离他更近一点。那是他一生只能遇见一次的人,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他年少时已经遇见了最惊艳的人,用光了爱人的力气,还能爱上谁呢?
 
  唯有怀念。
  
  文/殷拾
  
  
  
   @王曉二  @萧斩安_人间惊鸿客  @北极以北的孤单  @Ann  @Kalter Tau

后排皆天使
  
  
  
  
  
  

评论(8)
热度(37)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