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无题系列,国庆贺文,短

她年轻时是张家的女仆,抗战结束后回了乡下老家,守着祖宅和几亩薄田一个人将就着倒也过了这几十年。大抵是人老了,总喜欢回忆以前的事,前两天小侄女来看她的时候,她拉着小姑娘的手,絮絮叨叨的说当年的长沙城布防官张启山张大佛爷一个人单枪匹马从日本人手里救出齐家八爷是何等英勇,八爷与佛爷为保长沙百姓安宁入鬼车闯矿山几度鬼门关前走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又是何等无畏,小姑娘“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姑姑,您怎么说的他们像情人一样啊,还不离不弃,生死与共,那,后来呢?”她低下头,看着小姑娘清澈的双眼,想起那年中秋她在花园里偶然撞到佛爷与八爷拥吻时,八爷羞红了脸,躲在佛爷身后,那时她什么都不懂,拉着佛爷的衣角,问他“你们会一直在一起吗?”佛爷笑笑,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却紧紧牵住了八爷的手,那时候,她觉得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姑姑,姑姑,姑姑你怎么了?”小侄女的声音让她从回忆中惊醒,“没事”她摇了摇头,淡淡一笑“他们,各安天涯”那年佛爷十里红妆迎娶关三小姐,婚宴结束后,她追着八爷而去,在张家别墅的路口,八爷笑着将一颗桂花糖塞进她的手里,对她说“曲终人散,各安天涯,这样很好”,那时她不明白八爷的意思,只觉得那颗桂花糖真甜,可第二天就传来九门八爷仙人独行远渡重洋的消息,彼时她只以为八爷终有一天是会回来的,知道她偶然读到一句诗“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的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做相思”才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如今想来,那颗桂花糖,真苦啊

评论(2)
热度(24)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