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无题系列,三八

齐铁嘴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穿着金色长衫的男人背着手,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阳光在他的脸上打上重重的阴影。他向男人的方向走去,他想看清男人的脸,却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他怎么走,都不能靠近那个男人半分。就像,再做原地运动。他徒劳的伸出手,想要抓住男人的衣角,当他的手快要触碰到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身体却碎成了粉末,大风刮过,那些白色的粉末再无一丝痕迹。“不——”齐铁嘴尖叫着,从睡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一头的汗,他松了一口气,瘫倒在床上——从他十四岁第一次做这个梦到现在他二十四岁,这个梦,他做了整整十年,这十年,他一闭上眼,就会梦见这个男人,每当这个男人碎成粉末的时候,他就觉得心好疼,疼到要裂开那样。那个男人是谁?齐铁嘴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他
他走过漠北的风雪,翻过塞外的高山,踏过江南的烟雨,最后,他来到了一座城市——长沙,看到那堵古朴的城门时,不知怎的,他想哭,心里满满的酸涩的喜悦,就像是,在外漂泊许久的游子,历尽沧桑,经年后,终于回到久别的家乡那样。心跳异常的激烈,他捂住心口,皱眉,茫然的站在大街上,突然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悲凉。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能随意的向前走去。笔直的向前走,不回头。知道没有路为止——那是长沙城的郊外,周围空旷的可怕,路中间有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土丘,前面插着一块破旧的木板,坟冢上,长满了野草。他蹲下来,看着那快木板,上面的字模糊不清,隐约能认出来“李三爷”三个字
李三爷,齐铁嘴捂住头——这个名字,让他头疼欲裂,不知道怎的,心里那种又喜又悲的感觉太过复杂,他无力承受,只能抱紧那块木板,蹲在地上。
记忆如同潮水,汹涌而来,那些陌生的记忆冲进大脑,他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想起来了,那个在他梦里不断出现的男人,是他前世的恋人,那年他在佛前许下心愿,求佛祖保佑他,不要忘了那个人。就算是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转世轮回,也不要让他忘记那个人。佛祖慈悲,果真应了他的心愿,许他永不忘记,只可惜,那个男人双手鲜血,一身杀孽,永不得,再入轮回。
他轻轻放下手中的木牌,扒开他的坟,小心翼翼的取出森白的头骨,嘴唇混着眼泪一起落下。
我终于找到你了,从此,再不分离。

评论
热度(9)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