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丫头自戏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梳子上卡着的一把头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脸,苦笑一声,放下梳子,打开抽屉,拿出那个装着药的瓶子,紧紧握住,努力压下心里的绝望】命……这就是命么,呵
【看着那红色的瓶子,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成亲时的嫁衣,也是这样,如火焰一般,那时她逃过一劫,不仅可以不必倚门卖笑,沦落风尘,熬油似的过日子,还得到了那个男人十几年如一的疼爱呵护,想到那人柔和的微笑,不知怎的,突然觉得那红色那么扎眼,刺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抬起头,叹了一口气,打开衣柜,取出放在衣柜最里面,那件红色的嫁衣,手抚过光滑的丝绸,想着那人自成婚后,将自己视作掌中花手中宝,待自己千般万般的好,却是此生不得相守一世,到底是有几分遗憾,不能厮守终身,垂眸】罢……是我太贪心,求一时得偿所愿,终是惹怒上天,求不得一个善果,又怎能妄生怨怼?
【双手合拢,默默在心里祈愿】新女丫头,自知时日不多,不能与夫君白头到老,只求上天保佑,夫君一世平安,长命百岁
【闭上眼,无力的握住瓶子,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心里像针扎一样疼】二爷……

评论(1)
热度(5)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