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对戏

自己写的对戏,一人两皮,新人,请多多指教。
【微微抬头,看一眼朱红色的大门,不过是大半年的光景,以前日日都要让人擦拭好几遍的门竟是已落了一层薄灰,叹息一声,缓缓推开门】“吱呀——”
【仔细打量着前两日新买的盆栽,手里握着的剪刀不时的比划一下,“咔嚓”几下剪掉多余的枝叶,看着这盆栽显得越发挺拔,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随口道】丫头,你来看!
【按着记忆里的痕迹向花园走去,一路上多是枯枝落叶,池子里的荷花也枯萎了,一派萧瑟,哪里还有半分半年前,满园春色迷人眼的样子,在那人背后停下,刚想说话,却听到那人叫了一声“丫头”,不由得一愣】
【话一出口便怔了一下,想起那些夫妻恩爱,琴瑟和弦的恩爱时光,又不由想到那个人,当初他跪了三天三夜,那个男人都不肯给他药,呵呵,大佛爷,好一个心怀大义的张大佛爷,果真是一尊悲悯众生,不知生离死别苦的大佛,低下头,眼中满是恨意,只恨不能将那人活活撕成碎片】张,启,山
【看着那人的背影,再心里叹息,那人怕还是没有放下心中的结吧,可惜他们生于此乱世,身不由己,为了国家大义,也只能这样做了,想来欠他们的,也只能来世再还,只是可惜了,那么温柔的好女人,年纪轻轻就去了,正这样想着,只听见那人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就应了一声】老二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愣,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转过身去,熟悉的军装,果然是那人,皱眉,声音里满是疏离和冷漠】原来是张大佛爷,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更何况是您这尊大佛?如今红某孑然一身,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帮到佛爷的?
【听出这声音里的嘲讽,在心底微微叹口气,想来这人是不肯帮忙的了,可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存亡,也只能试一试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长沙!想到这,再度抬头】张某想请二爷出山,再唱一出戏。
【随手将剪子扔在一旁的小桌上,听到这话,不由得冷笑一声】哦?佛爷害得我爱妻不得善终,为丫头出殡时我便说过,红某此生封嗓再不唱戏,这事,莫说长沙城,便是湖南湖北二省,也该是传遍了的,怎么,佛爷难道不知道?
【看着这人的眼,无比坚定】这一出戏,事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还请二爷为了大义,唱了这一出戏
【冷笑,看着那人一脸的正气凌然,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大义?不愧是大佛爷,果真悲悯终生,可惜我二月红也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只想与所爱之人千秋万代,亘古亘今,白头不离,可你为了你所谓的民族大义害死了她,如今,你又拿这话来压我,张启山我告诉你!如你所谓的民族大义,与我无关!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皱眉,看着那人眼中的怒意,也许只有那个方法可以了吧?为了民族,为了那些无辜的百姓,也顾不得许多了,重重吸一口气,侧过身】二爷,请
【看到这人的动作,心下有些讶异,想了想,后退一步】佛爷请
【大步走到府门口,看着守在门外,几乎堵住整条巷子的亲兵们,这些都是当年随他东北一路流浪而来,张家最后的血脉,转过身去,“噗通”一声,毫不犹豫的跪下】张家人!都给我跪下!
【看到这一幕,心中满是震惊】佛爷,你这是?
【坚定的看着那人,掷地有声】请二爷出山,再唱这一出戏,事成后,我张家人,随你处置!
【看着那乌压压一片跪在地上的人,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长叹一声】张启山,你疯了,你疯了啊……

评论
热度(1)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