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情深不寿

写在文前的碎碎念
1.这儿明阳埋骨,称呼随意
2.本文主启红,慢热

第一章
张启山第一次见到二月红,是在九门的年末聚会上。那时他刚刚当上长沙布防官,使了计策赶走了原先的九门大当家,除了齐八爷,解九爷以外,其他几门的面都没见过。但也听说过一些传闻,齐八爷一张铁嘴道尽天机,可是说起“红二爷三根金钗抱得美人归”的故事,却比茶馆里的说书先生还好,真是可惜了他那张嘴,一天到晚说些哄人掏钱的鬼话。不过,想起齐八爷嘴里那个“人物风流,重情重义”的红二爷,张启山眼中多了几分不屑——不是说嫌弃二月红明面上的戏子身份低贱,而是觉得二月红太在乎儿女情长——现在国难当头,还只想着陪伴夫人,一味沉醉在温柔乡中,算什么男人?对于那句“人物风流”也自发的理解成了“二爷男生女相”——自然是对二月红越发的不屑一顾,只觉对方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至于重情重义么,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梨园行受万人追捧的长沙第一花旦,有能有多重情义,更何况下斗时被自己人背叛的事也是屡见不鲜,不然当年李三爷的腿是怎么废的?只觉得对方就是个相貌阴柔,胆小懦弱的家伙罢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这个“二当家”的,一想到待会要同这样的人称兄道弟,他便觉得心里堵得慌,可他刚刚当上着九门大当家的,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如果与余下几门闹僵了,只怕他在长沙的日子也过不安生了。正这样想着,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到了,他跳下车,整整身上的军装,走了进去。

评论(2)
热度(5)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