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贺岁段子(一八)

#新年贺岁
#甜甜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齐铁嘴走的那天,长沙城下了一场雨,雨点打在青石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雨不大,不过是蒙蒙细雨,配上了远处隐隐传来的哀乐声,平白就多出了几分凄惨的味道。齐铁嘴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大衣,点燃了一根香烟,火光明灭之间,有白色的烟从他指间袅袅逸出。他将烟凑至唇边,深深的吸了一口,以此来减轻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带来的不适——不是说他受不了血腥味,他是长沙神算,九门八爷,这一辈子,阴谋算计里孤身闯过。血腥味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这是九门的伙计的血,他们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死不瞑目。
   想到这,齐铁嘴又想起,黑背老六死的那个夜晚,张启山来找他,仿佛一夜之间,他已老了十岁,连眼神里,都带上了几分无可奈何。齐铁嘴想笑,他想说你张启山不是不信命吗?不是觉得什么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吗?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端起了茶杯,带着这么多年不曾变过的,那种缥缈神秘的笑“我要去法国,普罗旺斯。你来不来送我?”想到这,他回过头去,背后空无一人,“爷”小满走到他跟前“船快开了,东西都给您收拾好了,您请吧”“好”齐铁嘴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听到张启山的声音在背后想起“老八”。
他回过头去,那人穿着一身休闲的西装——正是初见的时他穿的那一套。齐铁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凝固,他双手紧禁的握成拳头“张启山”他听到自己叫他,声音平静,甚至带着几分笑意,就像他们不是生离死别,只是暂别片刻“我在普罗旺斯等你,你一日不来,我便等你一日;你一月不来,我便等你一月;你一年不来,我便等你一年;若你这辈子不来,下辈子,你再来寻我”
   他看着那人突然就笑了,笑的潇洒肆意,仿佛当初那个初入长沙一无所有的张启山,又回来了。“好”他听见他这么说,于是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船要开了

评论(10)
热度(21)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