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天束幽花自戏两篇

可以算是一个背景两个时期?

天束幽花

【雷恩城里】

放下车帘的一瞬间,不自觉的想起那个少年孤单而又挺拔的身影。淡淡的忧伤弥漫在心间。

为什么会想他?

大概因为那是朋友吧

想到这里,不禁苦笑一下。是啊。朋友。这么多年,唯一的朋友。 仰起头身子无力的靠在马车车壁上。只觉得这些天的经历想是一场梦——那个有着相同血液的人,原来也不想承认,他还有个使徒。

如果说以前还能幻想着有一天,那人会回来补全这个爵印或者赐下新的荣耀。可是这个美好的幻想终究还是破灭了。那人宁可选择一个陌生人。也不肯选择他的使徒,他的……亲生女儿

双手抱住膝盖,将头埋在双腿间,任由眼泪打湿了长袍 “这到底都算是什么啊……” 马车突然停下,侍卫恭敬的声音在车外响起“郡主,到了”

迅速抬起头擦干净眼泪,震荡魂力让长袍上的水痕消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跳下马车,脸上依旧是不可一世的傲慢“哼” “郡主”侍卫恭敬道“您的朋友是否让人去接回来?” 回过头看他一眼,冷笑“不需要,别管那么多。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轮得到你来管这些么”

第二篇

靠坐在百年玄阴木制成的高脚背椅上,右手托着下巴,左手随意的把玩着一枚珍珠耳坠。不知怎的,今日心里总是隐隐的烦躁,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狠狠的抓了抓头发。仔细想了想,最近似乎也没什么大事。
是什么呢?
怎么会想不起来?
“真是!”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耳坠扔进首饰盒里,走到露台上,推开窗,抬头的一瞬间,正好看见看见深黑色的天空里,有五颜六色的烟花绽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越城节。
越城节
哦,想起来了,几十年前,就是在这一天,遇见了那个单纯的少年,然后,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了那场,王与王之间的战争。
那场战争太过惨烈,鲜血染红四国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双眼睛,每一堵城墙,无数的魂术师们用他们的灵魂,去保护无辜的民众或是捍卫他们的信仰。到处都是哭声,诅咒,哀嚎。
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当年的故人几乎全部死在战场之上。鬼山莲泉死的那一天,一直残缺的灵魂回路终于完整。这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不知怎的。当崭新的回路在身体里流淌时,心中却有些酸涩的滋味。就好像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还有那个人,那个曾经深深牵挂过的人,最后,他到底又见到了那个冰雪般的男人,那个他从少年等成男人的人,终于又一次笑着向他伸出手来。就算最后战死沙场,也算,得偿所愿。
烟火的光芒折射在彩色的玻璃上,打在脸上的时候,就像是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听见有人说
那你呢,天束幽花,那你呢?你活下来了,也终于得到完整的爵印了,你依旧是尊贵的郡主,可你什么都没有,只能呆在这座城堡里,你甚至都出不去
不是不能出去,而是出去了,也没有想见的人,想去的地方
抬手,关上窗子,叹息。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评论
热度(9)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