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疑惑

问一下各位,你们每天第一次开lof看多图有闪屏情况吗?
我的lof是最新版,手机刚买三天,是在vivo实体店买的X21,用其他软件看多图都很正常。
你们遇见过吗

生死欲念

@阿斯加德的一根柱子 联文。
遇到一些波折,谢谢她的包容。
最近真的糟糕透了。
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光呢?
看不见了

生死欲念第二章

  Peter回到那所位于皇后区的小公寓时,May并不在她的房间里,餐桌上贴着一张纸条,下面压着一张“安德鲁”(20美元货币正面人物头像)。

  他把那张钞票塞进零钱罐里,然后钻到沙发底下,从一块边缘微微翘起的木板下掏出了一只手机。那只手机款式古老,造型笨重,握在手里的时候,就像是握着一块砖头。除了质量好,绝对没有第二个优点。
他按下按键,拨出电话。

  “Hey,boy.”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变声器效果下的声音听起来尖锐扭曲,Pete...

占tag致歉

悄咪咪问问
真的没人点梗荒城番外吗?
P S
想开个铁虫美食文,有没有小可爱点菜?
P P S
后排排扩列找小可爱开脑洞,顺便找人催我写文

生死欲念

@阿斯加德的一根柱子 联文,超级nice的小姐姐,我这种又垃圾又拖延的咸鱼也没有被嫌弃❤
不求关注和红心,但是很想要评论。
请多多指教

第一章
——深夜,酒吧
老约翰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了又一个贴上来的女人。
“滚开”他摆出一副上等人的派头,抬高了下颌,模仿着电视剧里那些贵族的姿态,用骄矜的语气说到:“女士,我们可不是一类人。”
有谁能想到呢?他——一个从贫民窟走出来,曾经跟野狗抢夺食物的野孩子,今天,竟然成为了一个拥有一大片土地的农场主,每年收入过百万。
谁能想到呢?老约翰看着手上的金戒指,又想到那片肥沃丰美的土地,他像是突然找到了依靠般,挺直了脊背。
没什么好怕的,他端起酒杯,向酒保示意。
也许...

说明

well,没有想到我会有写下这行字的时候。
假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
我甚至出了一些状况。
在经历过漫长的思考以后,我准备封笔同人,完结了 @芝麻黑心汤圆 的文和 @阿斯加德的一根柱子 的两篇铁虫文后,应该只有一两部一直很想写的了。可能会在明年写完,
当然这些和同人无关,只能说有些东西,我想通过自己塑造的人物进行表达。
珍重,后会有期。

我要开铁虫美食文。

Deserted Town第二章

@芝麻黑心汤圆
欢迎订阅tag荒城、殷拾
深夜小更

八点整,“城市”醒了过来。
  May喜欢在这个时候拉开窗帘,让惨白色的光像阳光那样撒进来。
  “早上好,May”Peter踮起脚尖,在婶婶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习惯。对May来说,这是一种证明,证明她不是一无所有。
  ——在失去了Ben以后,她还有Peter,在这个巨大的囚笼里,他和她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吃过早饭,是劳动时间——“城市”每个月能够得到的补给少的可怜,为了过得好一点,他们不得不延续最古老的运动——劳动。
  他们通过劳动,获得更多的物资。
  而Peter这样的小孩子,是不需要劳动的,他们还是孩子,分不清楚野草和禾...

Deserted Town第一章


梗源 @芝麻黑心汤圆

第一章
  Peter第一次看见夕阳,是在他十岁的时候,也就是新历第十五年。
  那一天,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们走进了大门,他们身材魁梧、容貌粗犷。拎起尸体丢进城市的样子,就像随手丢弃一件垃圾。
  “我的孩子!”邻居家的茉莉婶婶扑到一具尸体上嚎啕大哭—那是她的女儿,Angela。所有人都有些不忍的移开眼、低下头。
  除了Perer,他高高的抬起头,目光落在那群男人身后,大开着的铁门外。
  门外,是一片夕阳。与日夜覆盖着他们的“穹顶”中人工合成的惨败色光芒不同,门外的夕阳是暖色的的,浓烈的金色混着些许水红色,灿烂极了,似乎仅仅看了一眼,就有无数温暖涌入身体,在血脉里流动。
  ...

母亲节

母后:
今天是母亲节,祝您节日快乐。
BRO做得很好,他会是一个出色的王。
孤独也许是王必备的情绪吧,但我十分遗憾不能和他走的更久。
不过我们都未曾退缩,这让我感到满足。
BRO会做的很好的。
明天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会振作起来的。
而我,待会见到您的时候我要给您一个拥抱,告诉您我很想您。
您的,LOKI。

亲爱的母后:
祝您母亲节快乐。
我很遗憾今年只有我能够为您一封祝信了,不过没关系,LOKI在那里陪伴着您对吗?他见到您的时候一定给了您一个拥抱。
我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仇恨与绝望。
中庭的阳光如此冰冷,母亲,能抱抱我吗?
您的,THOR

亲爱的梅姨:
母亲节快乐!
我今天要去参加学校的活动,所以要过一会才能回来...

冬尽

#叉骨老父亲
#ooc十分明显了
#说是未完稿是因为我想再写几段,把复联三衔接上,但是还在犹豫,等我看完电影再说吧

  身为一个雇佣兵,朗姆洛自认他对死亡看的还算透彻。
  可是飞船爆炸的那一刻,他还是下意识的害怕了。不不,不能说害怕。他只是,突然想到了Winter.
  Winter  Soldier,九头蛇最优秀的武器,七十年前的雷霆特工队成员,美国队长曾经的好友,现在的爱人。
  他也是,朗姆洛的崽子。
  九头蛇的那套洗脑技术虽然有效但是后遗症同样十分严重——比如鬼魅般的Winter Soldier被洗成了傻子。
  具体表现在Winter Soldier除了完成任务,什么也不会。
  穿...

1 / 2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