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生死欲念

@阿斯加德的一根柱子 联文。
遇到一些波折,谢谢她的包容。
最近真的糟糕透了。
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光呢?
看不见了

生死欲念第二章

  Peter回到那所位于皇后区的小公寓时,May并不在她的房间里,餐桌上贴着一张纸条,下面压着一张“安德鲁”(20美元货币正面人物头像)。

  他把那张钞票塞进零钱罐里,然后钻到沙发底下,从一块边缘微微翘起的木板下掏出了一只手机。那只手机款式古老,造型笨重,握在手里的时候,就像是握着一块砖头。除了质量好,绝对没有第二个优点。
他按下按键,拨出电话。

  “Hey,boy.”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变声器效果下的声音听起来尖锐扭曲,Pete...

占tag致歉

悄咪咪问问
真的没人点梗荒城番外吗?
P S
想开个铁虫美食文,有没有小可爱点菜?
P P S
后排排扩列找小可爱开脑洞,顺便找人催我写文

生死欲念

@阿斯加德的一根柱子 联文,超级nice的小姐姐,我这种又垃圾又拖延的咸鱼也没有被嫌弃❤
不求关注和红心,但是很想要评论。
请多多指教

第一章
——深夜,酒吧
老约翰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了又一个贴上来的女人。
“滚开”他摆出一副上等人的派头,抬高了下颌,模仿着电视剧里那些贵族的姿态,用骄矜的语气说到:“女士,我们可不是一类人。”
有谁能想到呢?他——一个从贫民窟走出来,曾经跟野狗抢夺食物的野孩子,今天,竟然成为了一个拥有一大片土地的农场主,每年收入过百万。
谁能想到呢?老约翰看着手上的金戒指,又想到那片肥沃丰美的土地,他像是突然找到了依靠般,挺直了脊背。
没什么好怕的,他端起酒杯,向酒保示意。
也许

冀佰川:

画手的挑战我在很努力的画——车xx以后一起发上来

作为一个正经文手当然是要码字啦233
等你们破百/

我要开铁虫美食文。

Deserted Town第二章

@芝麻黑心汤圆
欢迎订阅tag荒城、殷拾
深夜小更

八点整,“城市”醒了过来。
  May喜欢在这个时候拉开窗帘,让惨白色的光像阳光那样撒进来。
  “早上好,May”Peter踮起脚尖,在婶婶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习惯。对May来说,这是一种证明,证明她不是一无所有。
  ——在失去了Ben以后,她还有Peter,在这个巨大的囚笼里,他和她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吃过早饭,是劳动时间——“城市”每个月能够得到的补给少的可怜,为了过得好一点,他们不得不延续最古老的运动——劳动。
  他们通过劳动,获得更多的物资。
  而Peter这样的小孩子,是不需要劳动的,他们还是孩子,分不清楚野草和禾...

Deserted Town第一章


梗源 @芝麻黑心汤圆

第一章
  Peter第一次看见夕阳,是在他十岁的时候,也就是新历第十五年。
  那一天,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们走进了大门,他们身材魁梧、容貌粗犷。拎起尸体丢进城市的样子,就像随手丢弃一件垃圾。
  “我的孩子!”邻居家的茉莉婶婶扑到一具尸体上嚎啕大哭—那是她的女儿,Angela。所有人都有些不忍的移开眼、低下头。
  除了Perer,他高高的抬起头,目光落在那群男人身后,大开着的铁门外。
  门外,是一片夕阳。与日夜覆盖着他们的“穹顶”中人工合成的惨败色光芒不同,门外的夕阳是暖色的的,浓烈的金色混着些许水红色,灿烂极了,似乎仅仅看了一眼,就有无数温暖涌入身体,在血脉里流动。
  ...

占tag致歉群宣

啦啦啦

天雷勾弟火:

未成年不要加


群内锤基,盾冬,ec,虫绿,虫铁虫,等等


欢迎加入秋名山沙雕魔教,群聊号码:659453950


空皮还有不少,不是正经语c,不怕崩皮

复联吐槽君

  复联吐槽君,你好,深夜投个稿。

我和P是同学,他在学校里属于被人欺负那种,我们第一次接触就是他被人围住嘲笑的时候我帮他解了围。

那天他说要请我客,不过我拒绝了,毕竟我们不是很熟,我也只是顺手帮忙。

他告诉我他叫P(简称)

从那以后我们就熟了起来,P看上去挺羞涩的实际上是个话唠,有个好朋友N。他还有个偶像,S。
  
  一个很厉害的人,真大佬。
  
  P对他的崇拜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他甚至连出去买瓶水都只买S之前在采访里提到的那款!

还有个经常来接他的人,那个人我见过,是一个全美顶尖的工业集团的安全主管。虽然不熟但是我有影响。

不要怀疑你们po主是个白富美(喂)

总之我和P莫...

DEEP LOVE【单截】

是什么让我特意把这一段截出来?

当然是爱情

【以下正文截取部分】

“没错”PETER点点头“那场战争,我关于未来所有的期望都被埋葬在那场战争里,灭霸太强大了,我们全都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但是实际上,不是谁都能那么坦然的面对死亡的。比如那一夜,我隔壁房间的WINTER和CAP,他们的床吱呀呀的响了一夜,WINTER喊出的每一声‘STEVE’都咬牙切齿。又比如THOR和LOKI在屋顶坐了一夜,谁也不说话,只是肩并肩的坐着,看了一夜星星。幻视和WANDA在大厅里看烹饪节目,WANDA看着看着就哭了,幻视轻轻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小心又郑重。”

“那你和MR.STARK呢?”

“我到的时候,STARK...

1 / 2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