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H48-殷拾

后退一步等于后退九十九步

霜雪落满头,也算共白首【一八,BE】

张大佛爷要成婚的消息轰动了整个长沙城。全长沙城都在议论,这新娘子该是何等的人间绝色,能将这一向冷心冷情的张大佛爷拿下。为此,九门中最爱八卦的狗五爷在张大佛爷发出婚宴邀请函的那天下午,特意跑去齐铁嘴的铺子里向他打听这新娘子的消息。
彼时,齐铁嘴正在自己铺子里擦拭着一个唐代的青花瓷枕,闻言,他放下手中的古董和抹布,推了推眼镜“她很漂亮,挺好的,有旺夫相。”“这不是好事吗?”狗五不解的看着齐铁嘴“你干嘛哭丧个脸?”“没事”齐铁嘴笑笑。“真的?”狗五皱眉“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呢?”“真没事”齐铁嘴温和的笑笑,转过身,继续擦拭那个瓷枕。
等齐铁嘴放下手中的抹布时,吴老狗已经走了,桌上的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恰好照到了一旁的一封红色请柬。齐铁嘴拿起那封请柬,笑了。只是那个笑容,怎么看都透着几分悲凉。“挺好的”他笑的越发灿烂,只是拿着请柬的那只手握成拳,青色的经脉一根根爆了出来。
张启山成婚的前一夜,齐铁嘴去了一家小酒馆喝酒,这家独有的“黄泉”在长沙城极其有名,第一口喝下去,酸甜苦辣咸味味俱全,可细细一品,有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就像是一杯清水。齐铁嘴闭着眼,细细的品味。
“老八”低沉的声音响起,齐铁嘴睁开眼“明日佛爷就要大婚了,怎么不陪陪新娘子?”“老八,你明明知道…”“张启山”齐铁嘴突然抓住他的手,目光灼灼,仿佛跳动着火光一般直直盯着他“你可愿,与我一同离开长沙,从此不问世事?”“这…”张启山迟疑了一下“老八,我…”“佛爷不用再说了”齐铁嘴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他笑着,执着酒杯站了起来。
“这第一杯酒,祝你张启山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这第二杯酒,祝你张启山子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
“这第三杯酒,祝你张启山一世平安,再无忧愁”
他笑着,连饮三杯酒后,扔掉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馆。
“老八”那人追了出来,抓住他的手。天上不知怎的,突然下起了雪,齐铁嘴看着雪花掉到那人发间,染上了点点白色,笑了。“张启山,我们这算是白头到老吗?”他说着,甩开他的手,笑着,转身离开。
不管张启山在后面怎么喊,齐铁嘴都没有回头,因为他害怕,自己会舍不得。他抬起头,看着这漫天的雪,霜雪落满头,也算共白首。这样,就够了。
第二天张启山大婚时,齐铁嘴到底没有去,只是让小厮送去了一对上好的白玉制成的瓶子并上一封信。张启山看着面前的盒子,皱眉“八爷呢?”“回爷的话,我家八爷把铺子转给别人了,今早就出了长沙城。这是爷走前让我今晚送来的”。张启山一怔,看了一眼那红木盒子,到底还是收下了这份礼物。
等婚宴结束后,张启山直接进了书房,他撕开信封,那薄薄的纸上,是最熟悉的字体
佛爷:
展信佳。
当佛爷看到这封信时,铁嘴已经出了长沙城了,佛爷不必派人来找我,你我此生注定有缘无份。尹小姐是个好姑娘,希望佛爷好好对她。
最后,万望佛爷珍重,勿思,勿念。
齐铁嘴
信纸的背面,写着两行字“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最后一笔写的干脆,利落,带着几分快刀斩乱麻的痛快。仿佛想要劈开这纠缠在一起的红线。
张启山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没和齐铁嘴一起隐退,哪怕一无所有,浪迹天涯,只要身边是他的算命的,就够了。

只可惜,张启山再也没见过齐铁嘴。

评论(15)
热度(17)

© ZWH48-殷拾 | Powered by LOFTER